•  手機版 | 登陸 | 注冊 | 留言 | 行業資訊 | 行業新聞 | 設首頁 | 加收藏
    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玉田縣 > 文章

    【十三五成果展:我的小康故事】 莫笑農家臘酒渾

    時間:2020-11-24    點擊: 次    來源:網絡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         今年是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“十三五”規劃收官之年,為生動展現玉田縣決勝全面小康、決戰脫貧攻堅的生動實踐,記錄2020年這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歷史時刻,縣委宣傳部、縣文聯組織開展了“我的小康故事”主題征文活動。廣大文藝工作者和文學愛好者用敏銳的觀察、細膩的筆觸,多角度展現脫貧攻堅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一壯舉,多形態呈現新時代真實感人、振奮人心的小康故事,書寫時代新史詩,譜寫時代新樂章,匯聚新時代建設“科創商貿名城,京東魅力玉田”的強大精神力量?,F將部分優秀作品進行展示。

    熱浪翻騰的火鍋里煮著粉條,老家的紅薯粉。桌邊觥籌交錯的人們已然忘記了它,只顧著對面的客,能飲一杯否?客人顯然有些不勝酒力,用長筷翻起了鍋中的“戰利品”。偶爾隨浪花探出頭的粉條竟滑頭地和筷子打起了游擊,剛要夾住又被它溜了。幾次嘗試后客人有些灰心:“煮的時間太長啦!一碰就斷了?!敝魅丝粗悦院目?,笑而不語,執起鍋邊的漏勺朝粉頭一提,一條條晶瑩剔透的粉條規規矩矩地盤進了客的碗里??秃苁呛闷妫骸坝?!沒斷嗎?...吸溜...好勁道!...吸溜...”桌上后半程的談資聚焦在那捆粉條上,主人時不時地望向翻騰的湯鍋,騰騰的熱氣,揮發著心緒。他是一個長年在外讀書的人,才回到老家的縣城,找了份穩定的工作,這是第一個年。小時候的他是一個半拉子的大山娃,燕山由西向東筆直得伸展,就在剛要錯過他們縣的時候若有所思地擺出一小枝余脈,擦過了縣境的最北端,一個個小山村隨即點綴其間,屬于他的那個村就叫大山。這決定了大山娃的本質,可為什么又說他是個半拉子?因為從他小時候家里就沒有種田,他沒在大山的田野上播種過富足的執念。但這個娃子也會一次不落地和同伴追逐在大山上,跳躍在梯田間。

    四五月份的風吹在希望的山野上,一捆捆紅薯幼苗比大山娃的胳膊還要粗,比他的手臂還要長,被一擔擔、一筐筐地往山坡上挑,這時的娃子家不需要耕種,便糾集著成群結隊的娃子跑到鄰家幫倒忙。從大人的筐里抱出一把薯秧往山上跑,幾乎和大人同時堆到垛旁,可一路的蹂躪,那些薯秧早已破了相。
    五六月,幼苗的生長亟需水源的灌溉,引水上山在當時沒能實現,幾戶人家共用的那口水井也時斷時續,大人們最后的冀望就是被娃子們占領的天然水塘,挑完了薯秧,還要再挑起扁擔向“塘主”們去借水。這時的“塘主”往往不理政事,任他們來借,只要天還亮,便要追逐著在水里翱翔。盛夏的雨水反復無常,可能莊稼或多或少都會遭殃,但山民們似乎并不擔心自己的作物,那些耐旱的作物貪婪地吸食陽光,缺水時借用著大山涵養的水源;陰雨連綿時雨水順山體流下,并不會澇著莊稼。這可能就是大山的紅薯高品質的原因吧?只是這時的娃子不怎么上山,山野上少了幾分生氣,因為這時農忙的人少,怕被人高的草木捉走了他們?秋收是娃子們的天堂,金色的秋風打在田野上,成熟的果實應聲而落,娃子們要先于大人們出動,組成先遣軍,搶奪勝利果實。在田頭、埂上搭起灶臺,燒火做飯,一道道原始的BBQ和著土味兒釀成了豐收的香味兒??捎袀€地方卻是娃子們眼中的“地獄”。山民們為了增長紅薯果實的儲藏時間,在山坡上挖起了薯井,收完的果實用牛車拉著,在井旁架起轆轤,掛上筐,在山民們手持著蠟燭下到“無底黑洞”時再一筐筐地續下果實,利用井里的恒溫儲藏。娃子們都怕這兒,可半拉子的大山娃卻不信這個邪,偏偏愛下井,被大人掉在筐里放下去,開啟獨自的“摸金旅程”,其實倒不如說是佝僂的摸黑旅程,每次上來時都是鉆地灰頭土臉,拿著摸來的紅薯削去皮,就著臉上的灰,吃得香甜。不知何時,翻滾的湯鍋平息了,騰騰的熱氣消逝了,醉醺醺的客也要告辭了。當他們起身出門時,主人猛地想起了什么,趕忙跑回廚房,拎出了一兜干粉條,是老家的紅薯粉。這時的粉看上去沒有晶瑩剔透,是灰里透著金,金色又裹著白??腿藳]有客氣,滿眼笑著說:“自家種的薯,自家漏的粉,幸福!”可殊不知,半拉子的大山娃連怎么種薯都不知道,更別提漏粉了。工作的第一個年,他回老家。就是這第一個年,村頭立起了牌子“紅薯之鄉”四個醒目的大字提醒著過往路人。無論車開得多快,四個字總能奪目而入又揮之不去。原本村頭的垃圾堆也被分解一空,用土墊得比以前高了些。土堆旁是趕貨的裝載車,忙碌的裝貨聲嘈雜但有秩序。土堆里時而想起電機與鏈條的做功聲,“噔噔噔...咔咔”他尋聲覓去,看見在這里被裝車的紅薯,知道這個巨大的土堆是薯井無疑了。他在土堆的頂端見到了一個似曾相識但又些許陌生的裝置,這是不是小時候帶他“摸金”的轆轤?筐呢?繩索呢?怎么是鋼軌和鋼板了?這時鋼板緩緩下降,他征得老鄉的同意踏了上去,緩緩地進入了另一個世界,他閉上眼保持著心里的那份懸念,等到機器停穩時,睜開眼,懸念被打破了。這里真的是另一個世界,仰起頭才看見四五個人那么高的倉頂,井里雖沒有燈火通明卻也是亮堂堂的,墻體是整整齊齊的磚混結構,井里有鐵柵欄隔開的分區,在儲物空間內碼著整整齊齊的紅薯。井里的溫度也很舒服,比起外面凜冽的寒風來,不光是紅薯,就連人都舒適了。他走進了村里,找到熟識的薯農老鄉,想順路看看那些曾經奔跑過的梯田。老鄉說:“現在的地倒是還在山上,但是結束上次承包就不在山上種薯了,山上都栽了林子,薯都挪到山坡上、平地里種了,田里也通了水,可方便...娃呀你是不知道,現在的薯種改良了,產的多了,現在也不比過去,田的面積也大,產量可不得了...”原來,大人們再也不用把薯秧和水往山上挑了。到山坡也修上了路,車直接開到田里就好了嘛。有些地方也不想再去了,還林于山,封山育林吧。只是不知道山洼洼里的哪一任“塘主”做了“亡國之君”呢?

    家鄉的大部分內容都變了,可當他最后問起心心念念的制粉工藝時,老輩人摸了摸胡須,揚起下巴,驕傲地說道:“手藝人吃飯的活計,機器漏出來的不是那味兒!”
    他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,拿起手機給愛吃粉的客人發了條微信:“老家的紅薯粉,管夠!”

    上一篇:玉田安全“雙控”機制助力校園安全文化建設

    下一篇:防“詐”于未然 護好百姓“錢袋子”—記玉田縣公安局反詐民警王文明

    魯ICP備16038792號
    丰满熟女一级AA片-明星无码一级毛片-一级做一级a做片性视频-女子监狱毛片一级特爽